站长推荐澳门新葡京www.496.net:美女真人 百家乐 电子游戏 彩票游戏 棋牌游戏 信誉保障!
校長誘姦了姐姐

姐姐,今年二十四歲,畢業于一所地方師範學院,在中國北方一所小鎮中學教語文,這是一個高中和初中混合的學校,高中有宿舍,也有一部份學生在外面租房子住,學校的升學率很低,管理也很混亂。

姐姐這幾天正為了拚職稱的事煩心,姐姐畢業才只有兩年,雖說學歷夠了,可資歷太淺,但如果學校的先進生產者能選她,那就把握多了。那就全靠校長的推薦了。

剛結婚兩個月的姐姐說是一個天生尤物也並不過份,皮膚白嫩散發出一種健康的光澤。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蒙,仿佛彎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個子不是很高,可給人的感覺確是修長秀美。

這天她穿著一件白色紗質的短裙,紅色的純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豐滿堅挺的乳房隨著她身體的走動輕輕地顫動。短裙下渾圓的小屁股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線,修長勻稱的雙腿沒有穿絲襪,白嫩的大腿光裸著。一雙白色的軟皮鞋,小巧玲瓏。一股青春的氣息彌漫全身,可少婦豐滿的韻味卻讓她有一種讓人心慌的誘惑力。

校長高豹從窗口看見姐姐豐滿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從窗前走過,不由一股熱流從下腹升起。

高豹是個色鬼,以前在鎮政府作教育助理時就因為和一個要當老師的少婦鬼混,在女人家里兩人弄上了。那女人把裙子撩起來,趴在床上,高豹在後邊插進去,雙手把著女人的腰,正「咕唧……咕唧……」地干得過癮時,男人回來了,一敲門,高豹一緊張,一邊往出拔一邊射精了,弄得女人的陰道里、陰毛上到處都是白花花的精液。

兩人慌亂地弄好衣服開開門,男人見半天才開門已覺不妥,進屋一瞧,兩人神色慌張,女人的臉紅撲撲的,他不由心里有些疑心,一轉身,他看見床上扔著一條女人的內褲,沉著臉叫女人和他進了屋里。

一進屋,當時就急了,他一把撩起女人的裙子,伸手在女人濕乎乎的陰部一摸,在鼻子底下一聞︰「我操你媽!」男人捅到了鎮里,高豹只好調到了中學當校長。

今天見到姐姐,一個陰謀在他心里產生了,一個圈套向姐姐身上套來。

姐姐這幾天正為職稱的事情發愁,晚上回到家,姐姐吃飯的時候把單位的事和丈夫說了,可她丈夫根本沒當回事。

姐姐的丈夫王申是在另一個中學教數學的老師,人瘦瘦的,戴著一副高度近視鏡,看上去文質彬彬,倒也有些知識分子的風度,可也有知識分子的通病,根本不相信姐姐能評上這個職稱,不屑一顧的說了幾句話,讓姐姐很不舒服,兩人悶悶不樂地上床了。

過了一會兒,王申手從她背後伸過來,在她豐滿挺實的乳房上撫摸,一邊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翻身壓倒了姐姐身上,一邊揉搓著姐姐的乳房,嘴已經含住了姐姐粉紅的小乳頭,輕輕吮吸、舔舐著。

「煩人……」姐姐不滿地哼了一聲,王申已經把手伸到姐姐下身,把她的內褲拉了下去,一邊手伸到姐姐陰毛下邊摸了幾下,王申的陰睫就已經硬得要漲爆了,迫不及待地就分開了姐姐的雙腿,壓到了姐姐雙腿間。

堅硬的東西在姐姐濕滑的下體頂來頂去,弄得姐姐心里直癢癢,只好把腿曲起來,手伸到下邊,握著王申的陰睫放到自己的陰門,王申向下一壓,陰睫插了進去,「嗯……」姐姐哼了一聲,雙腿微微動了一下。

王申一插進去就開始不停地抽送,「呼哧呼哧」地在姐姐身上起伏著。漸漸地姐姐下身傳出了「撲哧撲哧」的水聲,姐姐的喘息也越來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張開著。王申這時卻快速地抽送了幾下,哆嗦了幾下,趴在姐姐身上不動了。

剛有一點感覺的姐姐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過床邊的衛生紙在濕乎乎的陰部擦了幾下,翻過來調過去,心里好象有一團火在燒,起身又打著電視,渾身很不自在。

作為一個豐滿性感的少婦,王申顯然無法滿足姐姐的性欲,只是現在姐姐的性欲還沒有全顯露出來,這為姐姐的墮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的伏筆。

第二天,一上班姐姐就發現許多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她,到了教室才知道,原來今年的先進生產者評了她,而且,還評她為今年鎮里的勞模,準備提名為市里的勞模。姐姐心頭一陣狂喜,來到了校長高豹的辦公室。

姐姐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襯衫,和一件到膝蓋的淡黃色紗裙,短裙下露出的筆直渾圓的小腿上穿著春白色的長統絲襪,小巧的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高跟小涼鞋。

「校長,您找我?」姐姐按捺不住心頭的興奮,臉上還帶著笑意。

高豹眼睛盯著姐姐薄薄的衣服下,隨著姐姐說話有些輕輕顫動的乳房,那豐滿的韻味,讓他幾乎是要流口水了。

「校長。」姐姐又叫了一聲。

「啊,白老師,你來了。」高豹讓姐姐坐在沙發上,一邊說︰「這次評你為先進是我的意思,現在不是提倡用年輕人嗎,所以我準備提你進中級職稱,如果年底有機會,我準備讓你做語文組的組長。」

由於姐姐坐在沙發上,高豹已從姐姐襯衫的領口斜眼進去看見姐姐里邊穿的是一件白色帶蕾絲花邊的乳罩,高豹看著豐滿白嫩的乳房之間深深的乳溝,下身都有些硬了。

「校長,我才畢業這麼幾年,別人會不會……」姐姐有些擔憂。

「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高豹的眼睛幾乎快鑽到姐姐衣服里去了,說話出氣都不勻了︰「這樣吧,你寫一個工作總結,個人總結,明天早上,嗯,明天是周六,明天上午九點,你送到我家里來,我幫你看一下,周一我就給市里送去。」

「謝謝你,高校長,明天我一定寫完。」姐姐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我家在這里。」高豹在一張紙上寫了他家的地址遞給姐姐。

姐姐是教高一的,班上有一個叫小晶的女孩子,這個女孩子一看上去就給人一種怯生生的感覺,今年十九歲,好像在和社會上一個叫鐘成的小伙子談戀愛。那小伙子長得很帥,個子很高,一看很精明,是個武警的轉業兵。

整整寫到十一點的姐姐,早晨又仔細地檢查了一遍,王申對姐姐的熱情是不屑一顧,他上了好幾年班還啥也不是,根本不相信姐姐能評上什麼職稱。剛好他有個同學周日結婚,他告訴姐姐晚上不回來了,就走了。

姐姐又仔細地打扮了一下,換上了一條白色帶黃花的絲質長裙,肩上是吊帶的,又在外面著了一件淡粉色的馬夾。下身還穿著那雙白色的絲襪,這件絲襪腿根的地方是有蕾絲花邊的,柔軟的面料更襯的姐姐的乳房豐滿堅挺、縴細的腰、修長的雙腿。

高豹開門一看見姐姐,眼睛都直了︰「快進來,快請進!」姐姐把總結遞給高豹,高豹接過來卻放在一邊,忙著給姐姐端了一杯涼咖啡︰「先喝一杯解解解渴。」

走了這一段路,姐姐真有些渴了,接過來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

姐姐沒注意到高豹臉上有一絲怪異,姐姐又喝了幾口高豹又端來的咖啡,和高豹說了幾句話,突然覺著有些頭暈︰「我頭有些迷糊……」姐姐往起站,剛一站起來,就天旋地轉地倒在了沙發上。

高豹過去叫了幾聲︰「白老師!」一看姐姐沒聲,大膽地用手在姐姐豐滿的乳房上捏了一下。姐姐還是沒什麼動靜,只是輕輕地喘息著。

高豹在剛才給姐姐喝的咖啡里下了一種外國的迷藥,藥性很強,可以維持幾個小時,而且還有催情作用。此時的姐姐臉色緋紅,粉紅的嘴唇微微張著。

高豹把窗簾拉上之後,來到姐姐身邊,迫不及待地撲到躺在沙發上的姐姐身上,揭開姐姐的馬夾,把姐姐的肩帶往兩邊一拉,姐姐豐滿堅挺的乳房帶著一件白色蕾絲花邊的很薄的乳罩,高豹迫不及待地把姐姐的乳罩推上去,一對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顯露在高豹面前,粉紅粉紅的小乳頭在胸前微微顫抖,由于藥力的作用,乳頭慢慢地堅硬勃起。

高豹雙手撫摸著這一對白嫩的乳房,柔軟而又有彈性,高豹含住姐姐的乳頭一陣吮吸,一只手已伸到姐姐裙子下,在姐姐穿著絲襪的大腿上撫摸,手滑到白潔陰部,在姐姐陰部用手搓弄著。

睡夢中的姐姐輕輕地扭動著,高豹已是挺不住了,幾把脫光了衣服,老二已是紅通通地挺立著。

高豹把姐姐的裙子撩起來,姐姐白色絲襪的根部是帶蕾絲花邊的,和白嫩的肌膚襯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陰部是一條白色的絲織內褲,幾根長長的陰毛從內褲兩側漏了出來。

姐姐,今年二十四歲,畢業于一所地方師範學院,在中國北方一所小鎮中學教語文,這是一個高中和初中混合的學校,高中有宿舍,也有一部份學生在外面租房子住,學校的升學率很低,管理也很混亂。

姐姐這幾天正為了拚職稱的事煩心,姐姐畢業才只有兩年,雖說學歷夠了,可資歷太淺,但如果學校的先進生產者能選她,那就把握多了。那就全靠校長的推薦了。

剛結婚兩個月的姐姐說是一個天生尤物也並不過份,皮膚白嫩散發出一種健康的光澤。粉面桃腮,一雙標準的杏眼,總是有一種淡淡的迷蒙,仿佛彎著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小巧的紅唇總是似笑非笑的抿著。個子不是很高,可給人的感覺確是修長秀美。

這天她穿著一件白色紗質的短裙,紅色的純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豐滿堅挺的乳房隨著她身體的走動輕輕地顫動。短裙下渾圓的小屁股向上翹起一個優美的弧線,修長勻稱的雙腿沒有穿絲襪,白嫩的大腿光裸著。一雙白色的軟皮鞋,小巧玲瓏。一股青春的氣息彌漫全身,可少婦豐滿的韻味卻讓她有一種讓人心慌的誘惑力。

校長高豹從窗口看見姐姐豐滿白嫩而又活力四射的身影從窗前走過,不由一股熱流從下腹升起。

高豹是個色鬼,以前在鎮政府作教育助理時就因為和一個要當老師的少婦鬼混,在女人家里兩人弄上了。那女人把裙子撩起來,趴在床上,高豹在後邊插進去,雙手把著女人的腰,正「咕唧……咕唧……」地干得過癮時,男人回來了,一敲門,高豹一緊張,一邊往出拔一邊射精了,弄得女人的陰道里、陰毛上到處都是白花花的精液。

兩人慌亂地弄好衣服開開門,男人見半天才開門已覺不妥,進屋一瞧,兩人神色慌張,女人的臉紅撲撲的,他不由心里有些疑心,一轉身,他看見床上扔著一條女人的內褲,沉著臉叫女人和他進了屋里。

一進屋,當時就急了,他一把撩起女人的裙子,伸手在女人濕乎乎的陰部一摸,在鼻子底下一聞︰「我操你媽!」男人捅到了鎮里,高豹只好調到了中學當校長。

今天見到姐姐,一個陰謀在他心里產生了,一個圈套向姐姐身上套來。

姐姐這幾天正為職稱的事情發愁,晚上回到家,姐姐吃飯的時候把單位的事和丈夫說了,可她丈夫根本沒當回事。

姐姐的丈夫王申是在另一個中學教數學的老師,人瘦瘦的,戴著一副高度近視鏡,看上去文質彬彬,倒也有些知識分子的風度,可也有知識分子的通病,根本不相信姐姐能評上這個職稱,不屑一顧的說了幾句話,讓姐姐很不舒服,兩人悶悶不樂地上床了。

過了一會兒,王申手從她背後伸過來,在她豐滿挺實的乳房上撫摸,一邊把她的胸罩推了上去,翻身壓倒了姐姐身上,一邊揉搓著姐姐的乳房,嘴已經含住了姐姐粉紅的小乳頭,輕輕吮吸、舔舐著。

「煩人……」姐姐不滿地哼了一聲,王申已經把手伸到姐姐下身,把她的內褲拉了下去,一邊手伸到姐姐陰毛下邊摸了幾下,王申的陰睫就已經硬得要漲爆了,迫不及待地就分開了姐姐的雙腿,壓到了姐姐雙腿間。

堅硬的東西在姐姐濕滑的下體頂來頂去,弄得姐姐心里直癢癢,只好把腿曲起來,手伸到下邊,握著王申的陰睫放到自己的陰門,王申向下一壓,陰睫插了進去,「嗯……」姐姐哼了一聲,雙腿微微動了一下。

王申一插進去就開始不停地抽送,「呼哧呼哧」地在姐姐身上起伏著。漸漸地姐姐下身傳出了「撲哧撲哧」的水聲,姐姐的喘息也越來越重了,嘴唇微微的張開著。王申這時卻快速地抽送了幾下,哆嗦了幾下,趴在姐姐身上不動了。

剛有一點感覺的姐姐把趴在她身上的丈夫推下去,抓過床邊的衛生紙在濕乎乎的陰部擦了幾下,翻過來調過去,心里好象有一團火在燒,起身又打著電視,渾身很不自在。

作為一個豐滿性感的少婦,王申顯然無法滿足姐姐的性欲,只是現在姐姐的性欲還沒有全顯露出來,這為姐姐的墮落留下了不可磨滅的的伏筆。

第二天,一上班姐姐就發現許多人用異樣的眼光看她,到了教室才知道,原來今年的先進生產者評了她,而且,還評她為今年鎮里的勞模,準備提名為市里的勞模。姐姐心頭一陣狂喜,來到了校長高豹的辦公室。

姐姐今天穿了一件水粉色的襯衫,和一件到膝蓋的淡黃色紗裙,短裙下露出的筆直渾圓的小腿上穿著春白色的長統絲襪,小巧的腳上穿著一雙白色的高跟小涼鞋。

「校長,您找我?」姐姐按捺不住心頭的興奮,臉上還帶著笑意。

高豹眼睛盯著姐姐薄薄的衣服下,隨著姐姐說話有些輕輕顫動的乳房,那豐滿的韻味,讓他幾乎是要流口水了。

「校長。」姐姐又叫了一聲。

「啊,白老師,你來了。」高豹讓姐姐坐在沙發上,一邊說︰「這次評你為先進是我的意思,現在不是提倡用年輕人嗎,所以我準備提你進中級職稱,如果年底有機會,我準備讓你做語文組的組長。」

由於姐姐坐在沙發上,高豹已從姐姐襯衫的領口斜眼進去看見姐姐里邊穿的是一件白色帶蕾絲花邊的乳罩,高豹看著豐滿白嫩的乳房之間深深的乳溝,下身都有些硬了。

「校長,我才畢業這麼幾年,別人會不會……」姐姐有些擔憂。

「不理那些小人,妒才忌能。」高豹的眼睛幾乎快鑽到姐姐衣服里去了,說話出氣都不勻了︰「這樣吧,你寫一個工作總結,個人總結,明天早上,嗯,明天是周六,明天上午九點,你送到我家里來,我幫你看一下,周一我就給市里送去。」

「謝謝你,高校長,明天我一定寫完。」姐姐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

「我家在這里。」高豹在一張紙上寫了他家的地址遞給姐姐。

姐姐是教高一的,班上有一個叫小晶的女孩子,這個女孩子一看上去就給人一種怯生生的感覺,今年十九歲,好像在和社會上一個叫鐘成的小伙子談戀愛。那小伙子長得很帥,個子很高,一看很精明,是個武警的轉業兵。

整整寫到十一點的姐姐,早晨又仔細地檢查了一遍,王申對姐姐的熱情是不屑一顧,他上了好幾年班還啥也不是,根本不相信姐姐能評上什麼職稱。剛好他有個同學周日結婚,他告訴姐姐晚上不回來了,就走了。

姐姐又仔細地打扮了一下,換上了一條白色帶黃花的絲質長裙,肩上是吊帶的,又在外面著了一件淡粉色的馬夾。下身還穿著那雙白色的絲襪,這件絲襪腿根的地方是有蕾絲花邊的,柔軟的面料更襯的姐姐的乳房豐滿堅挺、縴細的腰、修長的雙腿。

高豹開門一看見姐姐,眼睛都直了︰「快進來,快請進!」姐姐把總結遞給高豹,高豹接過來卻放在一邊,忙著給姐姐端了一杯涼咖啡︰「先喝一杯解解解渴。」

走了這一段路,姐姐真有些渴了,接過來喝了一口,挺好喝的,就全喝了下去。

姐姐沒注意到高豹臉上有一絲怪異,姐姐又喝了幾口高豹又端來的咖啡,和高豹說了幾句話,突然覺著有些頭暈︰「我頭有些迷糊……」姐姐往起站,剛一站起來,就天旋地轉地倒在了沙發上。

高豹過去叫了幾聲︰「白老師!」一看姐姐沒聲,大膽地用手在姐姐豐滿的乳房上捏了一下。姐姐還是沒什麼動靜,只是輕輕地喘息著。

高豹在剛才給姐姐喝的咖啡里下了一種外國的迷藥,藥性很強,可以維持幾個小時,而且還有催情作用。此時的姐姐臉色緋紅,粉紅的嘴唇微微張著。

高豹把窗簾拉上之後,來到姐姐身邊,迫不及待地撲到躺在沙發上的姐姐身上,揭開姐姐的馬夾,把姐姐的肩帶往兩邊一拉,姐姐豐滿堅挺的乳房帶著一件白色蕾絲花邊的很薄的乳罩,高豹迫不及待地把姐姐的乳罩推上去,一對雪白的乳房就完全地顯露在高豹面前,粉紅粉紅的小乳頭在胸前微微顫抖,由于藥力的作用,乳頭慢慢地堅硬勃起。

高豹雙手撫摸著這一對白嫩的乳房,柔軟而又有彈性,高豹含住姐姐的乳頭一陣吮吸,一只手已伸到姐姐裙子下,在姐姐穿著絲襪的大腿上撫摸,手滑到白潔陰部,在姐姐陰部用手搓弄著。

睡夢中的姐姐輕輕地扭動著,高豹已是挺不住了,幾把脫光了衣服,老二已是紅通通地挺立著。

高豹把姐姐的裙子撩起來,姐姐白色絲襪的根部是帶蕾絲花邊的,和白嫩的肌膚襯在一起更是性感撩人,陰部是一條白色的絲織內褲,幾根長長的陰毛從內褲兩側漏了出來。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友情链接